水資源爭奪戰背後:誰為污染買單?

水資源爭奪戰背後:誰為污染買單?

水資源爭奪戰背後:誰為污染買單?

www.myemmas.com

東江上漂浮著水葫蘆。南都記者田飛攝珠江污染。南都記者李向新攝珠海中山跨界水污染。南都記者馬強攝5月21日起,廣州居民用水價格正式從之前的1.32元/立方米漲到1.98元/立方米,漲幅約五成。6個月後,在此基礎上,階梯水價也將實施,用水超過一定幅度,價格將以1.5倍、2倍的幅度飆升。水價大幅攀升,一個最直接的動因是近90億元的西江引水工程帶來的巨額虧損。每一年,自來水公司的賬面上,有4億多元的巨款將像爆管的自來水一樣,嘩啦啦地流向銀行,這還僅僅隻是68.23億元貸款所支付的利息。守著雨量豐沛的珠江,為何還要砸下重金遠道去西江引水?一個悲哀的現實是,原來供應著廣州城約一半人口飲用水的西部水源,長年處於V類甚至劣V類,原水無法達標。一次西江引水,是否廣州人民從此就用水無憂?!轟轟烈烈的產業轉移,污染也向水源地上遊轉移。地處佛山三水取水口附近開始密集出現轉移過來的工業園,上遊傳來要興建廣西桂東(平南)核電廠的消息,大型水利設施前赴後繼上馬,西江發源地雲南曲靖發生鉻廢渣污染事件……這些都像一顆顆隱形炸彈,隨時可能引爆水安全事件。誰是水污染最終的“買單者”?廣州市政協委員韓志鵬、民間環保組織綠色珠江的負責人王華禮給出的答案高度一致:消費者。政府監管不力、市場調節失靈、環保N G O勢單力薄,面對愈演愈烈的水資源危機,公眾參與成瞭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今年“六·五”世界環境日,中國主題為“綠色消費你行動瞭嗎?”,旨在強調綠色消費理念,喚起社會公眾轉變消費觀念和行為,選擇綠色產品、節約資源能源、保護生態環境。王華禮特別希望,公眾能夠抱團行動,抵制高污染產品,守護大傢的生態傢園。治水財務困境百度知道上,有這麼一道提問:廣州人喝上瞭西江水說明瞭什麼?被評價為“滿意”的答案簡潔明瞭:身邊水都被污染瞭!守著珠江沒水喝。廣州市政協委員韓志鵬連連直嘆氣:“無奈啊!”廣州的水資源何其豐富,曾經,一條美麗的珠江穿城而過,“一灣春水綠、兩岸荔枝紅”,南國水鄉的數百條河湧、水域把這座千年商城浸潤得明艷動人。每年裡,有大約一半的時間處於汛期,暴雨洗去躁熱的同時,也帶來瞭豐富的降水。如今,超過六成的廣州居民靠著一條管徑達3.6米的巨型輸水管,從位於佛山三水的下陳村思賢滘,穿越71.5公裡的路程,來解決用水之需。這條地下“巨龍”每天為廣州越秀、荔灣、白雲等區以及天河區部分區域約六成市民送去250萬噸的活水。正是這一項被官方稱作“民心工程”的項目,卻引來瞭一場自來水該不該提價、提價多少合適的大討論。自2010年9月29日西江引水工程投產後,有關自來水要漲價的消息便開始在坊間流傳。一度傳聞聽證會將在2011年中舉行。但在物價瘋漲的當年,“豆你玩”、“蒜你狠”、“薑你軍”、“煤超風”(煤氣漲價)等一系列熱詞不脛而走,公用事業再提價,無疑將引爆民眾的情緒點。於是,這場被戲謔為“聽漲會”的水價聽證會被延期至次年2月下旬。韓志鵬在聽聞消息後,迅速報名聽證會代表。他的立場很鮮明,“我不反對在保護水資源的前提下,適當地提高自來水價格。但是,階梯水價的梯度設置必須合理,多用水當然要多付款,對於節約用水的市民,也要有價格優惠。”不過,他心裡還是存瞭點小困惑:到底是為瞭鼓勵節約用水所以要漲水價,還是要填水投集團的債務?他的疑慮並非空穴來風。2008年底掛牌成立的廣州市水投集團,就是為瞭給廣州治水“找錢”。近500億的治水資金,大部分還是來自銀行的貸款。根據治水方案的計劃,廣州市本級財政將出資362.36億元,其中廣州市水務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融資任務216.86億元,廣州市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負責融資145.5億元,剩餘的近124億元,由區一級的財政負責籌集。西江引水工程是治水方案中的重要一項,耗資預算為90億元,它最後實際花費瞭87.8億。資金來源包括財政投入和企業自籌資金,其中有68.23億是銀行貸款。廣州市水投集團董事長駱安寧曾公開表示,政府還將從壓減的各個部門預算中劃撥一塊出來用於償還治水貸款。如果這幾個渠道仍然不能完全償還貸款,就將考慮適當調增水價和污水費。廣州市自來水公司在“哭訴”,自從2007年西江引水工程實施以來,廣州市自來水公司總資產、總負債都直線上升。公司總資產從2008年的55億,上升到2010年的147億。總負債從2008年的5億,上升到2010年的99億。2010年公司負債率為67.3%。來自官方的通報稱,廣州市自來水公司每年要向銀行支付4.16億元利息。由於設備增加,公司折舊成本、維修成本也隨之上升。2010年9月29日西江引水工程及當年11月6日東部水廠技術改造工程投產後,廣州市自來水成本增加瞭0.755元/立方米。供水價格與單位成本倒掛,已難以維持企業的正常運營。2010年廣州市供水單位成本達到1.716元/立方米,已高於當年全市綜合供水價格1.654元/立方米,供水價格與成本倒掛。為瞭參加聽證會,韓志鵬做瞭兩手準備:以普通消費者身份報名,同時通過市政協推薦參與。不過,最後的聽證會名單上並沒有他的名字。這位執著的老廣選擇通過微博和報紙、電視臺來發聲。終於自來水公司坐不住瞭,登門拜訪,作出解釋。“他們也很無奈。自來水公司的人親口跟我講,不從西江引水不行瞭,西部水源很不安全,根本不能再用。”韓志鵬回憶,這場對話也讓他瞭解到企業的不得已。一個虧損的企業沒法消化這筆巨額的引水資金,隻能貸款。貸款誰來還呢?要麼是政府,要麼是市民。很顯然最後買單的人主要是市民。將近90億的資金,政府隻給瞭17.3億元。最初還隻給瞭17億,後來看自來水公司快經營不下去瞭,又臨時撥瞭3000萬元過來,這就是為什麼會有一個零頭的原因。水作為一種最基本的生活資料,牽一發而動全身,本應由政府低價提供。可是,一場亞運會,花掉瞭廣州上千億元,財政十分吃緊;經濟增速放緩,財政收入捉襟見肘。韓志鵬分析,這些都是自來水成本上升轉嫁給市民的深層次原因。西江引水背後的污染之痛提及西部水源,就不得不提一下流溪河這條被喻作廣州“母親河”、並且全流域都在廣州境內的河流。它位於廣州西北部,由眾多溪流匯集而成。最初發源於從化市呂田鎮與新豐縣交界處,先後匯集多條支流後,穿越黃瑤山峽(又稱石馬山峽)流入流溪河水庫,始稱流溪河,又稱呂田河,從北到南縱貫從化市,再流經白雲區的鐘落潭、竹料、人和、江村等地,匯入白坭河,經珠江三角洲河網而註入南中國海。自源頭至白坭河口,幹流全長156公裡,流域面積2300平方公裡。流溪河是西部水源一個重要組成。自從化流出時,仍然是清澈見底,可是一路走來,沿途吸納瞭大量工廠廢水和生活廢水以後,變得面目全非。記者2007年曾沿河實地探訪,所到之處,垃圾遍地、水體發黑,大片的水浮蓮中,死豬、死雞時時可見。流溪河的境況,隻是西部水源的一個縮影。誠如華南農業大學園藝學院教授陳日遠所言,近20年來,由於長時間的傳統經濟增長方式導致瞭資源高消耗、環境高污染,傳統工業化和城市化伴隨著工業廢水、生活污水大量直接排放,使流溪河下遊、珠江西航道、後航道等河流水體受污染首當其沖,加上水污染治理滯後且長期缺乏管治力度,導致江村、石門、西村、石溪和白鶴洞等五大水廠的供水原水長期達不到Ⅲ類水質標準,氟化物、D O、BO D 5、氨氮、Fe、M n、糞大腸菌群、重金屬等項目超標,惡化為Ⅴ類或劣Ⅴ類水質。盡管這些嚴重不符合國傢飲用水水源水質標準的原水經過瞭供水廠深度凈化加工處理,但制作成自來水長期供廣大居民飲用和煮食物用水,將對人體健康造成隱性的危害,不利於廣大居民群眾身體健康。在省環保廳的數據庫內,廣州的西部水源多年來一直被列入“黑榜”,成為掛牌督辦的重點。尤其是西村、石門和江村三個自來水廠的水質狀況不達標,長期處於極差的劣Ⅴ類水質,主要污染項目是氨氮。所以,當西江引水開始列入議事日程時,當時的省環保局一名高層官員曾隱晦地表達瞭批評,如果不把自己的水保護好,而隻想著去別人傢門口取水,顯然並不是正確的態度。下遊城市中山、珠海也在抗議,廣州取水西江,這意味著,枯水季裡珠、中兩地的咸潮極可能進一步加劇,居民隻能靠桶裝水挨過;如果新建水利工程蓄水,用水成本又將上升。不過,水體一旦污染,再治理又豈是一朝一夕能完成得瞭的任務?廣州作為省會城市,用水安全的意義不言而喻。盡管爭議重重,西江引水最終還是被敲定下來。2006年8月23日,廣州市政府召開專題會議研究廣州市實施西部遠距離取水的方案,正式啟動瞭西江引水工程項目。2007年6月18日,廣州市的西江取水許可申請獲得水利部珠江水利委員會批準,西江引水工程項目設計規模將按350萬方/天控制,力爭在2010年亞運會舉辦前把西江水引入廣州。水資源爭奪戰這並不是廣州第一次跨區域引水。2004年,廣州投資26億元建設瞭日供水能力可以達到100萬立方米的南洲水廠,水源取自佛山順德水道,屬於北江流域,實現瞭首次大規模跨區域引水。但是2004年的一場大旱和2005年的北江鎘污染事件再次給廣州敲響瞭警鐘,開始讓它決定尋找戰略上的第二水源。公開的信息顯示,廣州的供水構成目前呈三足鼎立狀態。廣州自來水公司共有7個水廠,分為三個片區:西部有江村、石門、西村3個水廠(由西江引水供應);東部有新塘、西洲2個水廠;南部有南洲、石溪廠2個水廠。7個水廠日供水總量達到432.6萬立方米/天,為廣州市提供生活和工業用水。可是,東部水廠形勢也不容樂觀。新塘、西洲兩水廠以東江為水源,供水量占廣州總供水量的30%以上。而東江水源承擔著為河源、惠州、東莞、廣州東部地區、深圳、香港等地合計3000餘萬人供水的任務,在東江沿岸取水的水廠超過30個。近年來,東江水資源開發利用率已經達到35.3%,逼近極限。綠色珠江的總幹事王華禮憂心忡忡。這個1979年出生的小夥子,一直過著“另類”的生活,吃素13年,不喝桶裝水,隻喝自來水。他覺得,南方缺水很荒唐,但這是事實。坊間流傳的中國水資源狀況是北方有河無水,南方有水就黑,這不是絕對的,但是大致的寫照。南方缺的不是水,缺的是對水的保護。“東莞確切有多少人是個謎,但這個城市肯定是超負荷運轉,人超瞭,生態自然也超瞭。超負荷不是說東莞容不下這麼多人,而是發展的模式落後瞭,好比一輛核載2.5噸的貨車拉著10噸的貨物下坡,剎車靈一點,還是可以前行的,但是太危險瞭。如果遇到上坡呢?水危機就是個坡!”他在博客中這樣寫道。不僅僅是東莞,深圳也走到瞭這個坡的跟前,水危機問題屢被提起。繼廣州取水西江之後,東江水供應區的深圳、東莞,都將目標鎖定西江。按照官方公示的珠江三角洲“西水東調”工程規劃,工程輸水幹線總體沿東西方向佈置,沿途分水給番禺、南沙後,在虎門大橋下遊穿越獅子洋輸水至東莞、深圳。工程輸水流量為80立方米/秒,設計年調水量約20.7億立方米,輸水管幹線總長約95公裡,初步匡算工程總投資約236億元,施工期3年半。項目將在獲得水利部批準後實施。上遊城市紛紛將手伸向西江之際,迅速建大型水庫儲水就成瞭下遊不得已的選擇。在這場水資源的爭奪戰背後,是巨大的水污染以及浪費。《2010年上半年中國環境質量狀況》顯示,廣東每年排入各城市水源地的廢污水量超過17000萬立方米,因供水水源受到污染影響的缺水人口達1600萬。雖然身處雨水充沛的亞熱帶季風氣候,卻很難喝上一口放心的飲用水;年均降雨量徑流量名列全國前茅,人均飲用水資源卻隻有全國水平的一半不到。當政府以節水的名義推出漲價的“階梯水價”時,韓志鵬看到的卻是水資源的浪費。“取水這麼艱難,可是廣州的自來水漏水率達到瞭17%,很不正常。”他說,發達國傢一般是3%,不會超過5%,日本甚至隻有0.8%。電視上也有曝光,在自來水公司的宿舍拍到浪費用水的場景。另外,城市爆水管時,如不是在交通要道,一兩天都沒有人去搶修的狀況也時有發生。王華禮希望開辟多一點節水路徑。比如說,城市規劃時,應該更多地使用連鎖磚,給大地更多補水的機會。東莞雖然雨水充沛,但是雨水利用幾乎為零,市政建築應帶頭利用雨水,公路和綠化帶下也應建設水窖蓄雨水澆灌,並指引商住樓等盡快普及雨水利用工程,未雨綢繆,減少對自來水的搶奪。他同時很關註管網二次污染問題。他在自來水中發現沉淀物,自來水公司說水是按照新國標生產的,到小區門口絕對沒有問題。小區也想升級自來水管網,但是一提錢這事就比較難辦,最後大傢花錢用著二次污染的國標自來水,大把鈔票購買含有雙酚A的桶裝水煮飯、燒水。政府要做實事,先把純凈自來水最後的100米給市民接上。NGO和公眾的責任僅目前而言,作為珠江流域的第一大河流,幹流長達2214公裡的西江,目前還保持著良好的水質,長年保持在Ⅱ類水源的穩定水平,每年10%-20%的時間還能達到Ⅰ類標準。然而,這得益於包括雲南、廣西的上遊城市尚不發達的工業。隨著珠三角產業轉移的推進,一些高污染行業也開始向水源上遊推進。在跨流域生態補償機制遲遲未能出臺時,西部發展經濟的沖動,為下遊城市的水安全埋下隱形炸彈。雲南鉻廢渣污染事件再次敲響警鐘。“可是,很多人還是自掃門前雪。他們還沒有看到,最後的污染都得由自己來買單。”王華禮深感不安的是,當政府仍然以G D P作為指揮棒,以逐利為目標的企業又缺少自律,沒有一個強大的公眾基礎的話,勢單力薄的環保組織所能做的非常有限。僅從名字上看,綠色珠江似乎是一個專註於水源保護的民間組織。但王華禮真正投註於水體保護的精力並不太多。“因為實在太難推進瞭。地方政府與污染企業常常會結成利益聯盟。”他曾實名舉報東莞沙田鎮一傢香港的印染企業污染水體問題,最後向當地居民瞭解情況發現,企業並沒有收斂,還是在肆無忌憚地排放污染物。為瞭加強環保組織的行動力量,2008年,公眾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曾發起一個由39個國內環保N G O組成的“綠色選擇聯盟”,綠色珠江也是其中的一員。面對環境的一步步惡化,置身在這樣的大環境之下,任何國傢、任何企業、任何個人都不可能幸免。“綠色選擇聯盟”呼籲全社會來關心綠色選擇。通過綠色選擇,我們期待可以建立一個更加公平的市場環境,讓負責任的企業贏得競爭優勢;通過綠色選擇,我們期待推動每一個企業的節能減排,促進經濟增長方式的轉變;通過綠色選擇,我們期待公眾能通過購買行為維護自身的環境權益,養成綠色、健康、向上的生活方式和消費觀念。這一目標,與今年“六·五”世界環境日中國主題“綠色消費你行動瞭嗎?”不謀而合。其宗旨在於,強調綠色消費理念,喚起社會公眾轉變消費觀念和行為,選擇綠色產品、節約資源能源、保護生態環境。王華禮說,解決一個環保問題總結起來就5件事:教育、政策、法規、經濟杠桿和科技。階梯水價避免浪費;推進雨水利用,推動節水設備,甚至轉變思維都屬於科技;政策和法規對浪費的約束,是對於節水和循環利用的鼓勵。但是頭等大事則是教育,這是一個出力不討好但長遠看真正有效果的事。教育最難,它是個多層次的問題。除瞭市民需要節水的教育,企業傢需要不污染水體的教育,官員們也需要生態觀的教育。教育的推進也需要多方面的配合,媒體的力量、校園和民間組織的力量都不可或缺。(南方都市報)

Tags:
私人偵探,
私家偵探,
偵探,
偵信,
偵探社,
私家偵探社,
艾瑪氏,
艾瑪氏偵探,
抓姦,
小三,
調查,
外遇,
第三者,
捉小三,
查老公,
查老婆,
通姦,
離婚,
商業調查,
工傷,
工傷調查,
個人查証,
個人查證,
追數,
神秘顧客,
儀器,
臥底,
旅遊行蹤,
工作調查,
日常行蹤調查,
公幹行蹤,
角色扮演,
國內行蹤調查,
反跟蹤,
反竊聽,
Event Management,
web design,
SEO,
網頁設計,
SEO,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SEO,
香港媽媽網,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
網頁設計 提供 seo, web desig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