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脈國產電影《泰囧》:高票房過後恐淪為虛淡

把脈國產電影《泰囧》:高票房過後恐淪為虛淡

把脈國產電影《泰囧》:高票房過後恐淪為虛淡

progene.com.hk

[導讀]2013年的第一天,公映21天的《人再囧途之泰囧》票房已飆升超過10億,我們像對待快消品一樣認識《泰囧》,仿佛它就是一桶爆米花,一碗方便面:簡便易得,沒啥營養,口味不錯……
新民周刊第724期封面2013年的第一天,公映21天的《人再囧途之泰囧》票房已飆升超過10億,它的下線日期從原定的1月13日延長至27日。截至記者發稿時,《泰囧》票房已超越12億,正在挑戰《阿凡達》創造的13.8億元國內票房最高紀錄。50多萬場放映、3000餘萬觀影人次(已遠遠超越《阿凡達》),賀歲檔從以往的兵傢必爭之地,變成被一片玩弄於股掌之間。而在一片叫好又叫座的強音背後,《泰囧》吸引人們去無限討論的,與其說是電影,倒不如說是一個典型的市場個案。我們像對待快消品一樣認識《泰囧》,仿佛它就是一桶爆米花,一碗方便面:簡便易得,沒啥營養,口味不錯……數據顯示,去年全國的泡面產量超過400億包。不獨《泰囧》。假如將2012年的華語電影比作一個人,那麼《泰囧》正像是他的脈搏——每一次強弱躍動,都在給我們一些與健康狀況微妙相關的信息。正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新民周刊》記者為此遍訪“名醫”——戴錦華、顧小白、藤井樹、圖賓根木匠、韓松落、木雕禪師、阿木、本來老六、暗黑騎士、爛片通緝令……普通觀眾每年看電影不超過10部,這些知名影評人,卻將今年的華語片看過九成以上,甚至是全部;文藝觀眾每周在微博上留下數百字關於電影的印記,而他們每年寫下的影評,多達十幾萬字。與此同時,《泰囧》的制片人和投資人陳祉希,也受邀一訴電影背後的甘苦。且請出他們,為我們搭一搭《泰囧》的脈象,問一問華語電影的未來。所有解釋都解釋不瞭的票房“類型片的巨大勝利”,這是所有關於《泰囧》成功秘笈的討論中避不開的議題。“規范”、“工整”、“標準”——這些詞一再出現在《泰囧》面前——即使普遍意義上,這樣的詞通常並不會被拿來形容一部瘋狂搞笑的喜劇。事實上,2012年的華語電影並不缺類型片——《銅雀臺》、《王的盛宴》、《四大名捕》、《血滴子》乃至《大上海》,都有司空見慣的類型模式。但正如顧小白所說,中國的歷史傳奇大片已告式微,“能通過審查的類型就這麼些,還越拍越差,觀眾早就產生瞭屏蔽感”。多年上當的結果,大肆透支瞭某些類型片在觀眾心中的信譽度。而喜劇片,恰恰是鮮有的一種、尚存一絲信譽的類型片。“爛片通緝令”說得很直接:“我去影院就是想讓你裝瘋賣傻逗我笑,讓那些動不動就想教育觀眾的都去死吧。”《泰囧》在人們厭倦瞭曹操、劉邦的時候殺出來救市,用影評人“木雕禪師”的話來說:“最值得記取的地方,是再一次喚起瞭中國觀眾對中國電影的信任。”有趣的是,《泰囧》不僅導演、編劇是由演員徐崢跨界操刀,就連制片人和投資人之一,都是演員出身——叫“陳曦”的時候,她演過多部電視劇、唱過電影的主題曲。卻因為不喜歡圈內的“潛規則”,改名“陳祉希”,開始轉型電影制片人。《泰囧》並不是陳祉希任職制片人的處女作,2012年的《邊境風雲》,制片人也是她。但以自己公司“影藝通影視文化傳媒”的名義投資一部電影,《泰囧》絕對是第一次。陳祉希與徐崢從2008年拍攝《大內低手》時已經相識,當時兩人互相開玩笑,一個說對方適合當導演,一個說她適合當制片人——沒想到都在《泰囧》裡成瞭真。超10億票房一出,別說其他人,就連他們自己都有點出乎意料:“一時間也消化不瞭”。超10億裡有沒有運氣的成分?陳祉希說:“運氣的成分肯定有。天時地利人和,人和在於我們有一支精良的團隊,而天時地利也就是運氣的部分。比如說‘天時’:馮小剛連著兩年都沒拍賀歲喜劇瞭,觀眾非常需要釋放壓力的出口;再比如說‘地利’:上映檔期裡面沒有同質化的題材來和我們競爭。”但她也表示:“檔期時間都是我們的選擇,運氣並不是白來的。”一部成熟的小投資類型片,在如今紅火的電影市場中收獲億元票房並不奇怪。但正如韓松落所說:“所有的解釋都無法解釋為什麼能夠達到超10億”。“影評老大爺暗黑騎士”將之歸之於中國電影市場的畸形:“如果一年能有10部這樣標準的商業類型片,就絕對不會是這樣。”在他看來,類型片最重要的特質,除瞭標準,就是“可復制”,而這恰恰是時下最缺的。“你看《血滴子》、《一九四二》,到最後人都死光瞭,能拍續集嗎?《大上海》片尾發哥給射得渾身窟窿眼,續集裡還怎麼出場?再看2012年票房最火的兩部:《畫皮2》和《泰囧》,都是續作。這才是類型片的真正可怕之處。”超10億之後,業界“復制”的雄心,此起彼伏。但真正的問題很可能是“力不從心”。以為總結瞭一部成功影片的規律就能為復制作品打包票?不如問問觀眾誰還記得2012年4月就有模仿《人在囧途》的《車在囧途》上映。北大教授、著名電影批評傢戴錦華笑稱:“華語電影形成類型是可能的,但不要指望每一部票房很好的電影都在預示一種類型,看一部電影紅瞭就一窩蜂去拍,太不靠譜。”學我者生,似我者死。就算是徐崢和陳祉希,都不敢貿然復制。陳祉希說:“徐崢這些天來都到瞭害怕的地步,處女作就被捧得那麼高,下一部該怎麼辦?”以往,一部商業片要是取得高票房,必然會引來許多批評的聲音,但對於《泰囧》,批評之聲卻鮮有所聞。偶爾有個教授出頭批評電影“三俗”,引來的反而是大傢一邊倒的維護。“敢罵的人不多。”陳祉希說,“超10億壓倒性的票房讓挑毛病的人都無法開口瞭。就好像如果你比人傢好一點點,別人會嫉妒,但是你比人傢好太多,別人就隻剩下羨慕的份。”無形中,《泰囧》仿佛被授予瞭一座“人民選擇獎”,罵它無異於與民為敵。一部電影到瞭這樣一邊倒的程度,對創作核心——導演而言,壓力太大瞭。“所有人都在等著你的下一部,如果下一部不OK的話,就會將你的上一次成功歸結為運氣,排山倒海的批評也會跟著過來。”蝦有蝦路,蟹有蟹路和所有揚眉吐氣的勵志故事一樣,《泰囧》也有一個不那麼順利的開始。陳祉希的團隊為《泰囧》所作的前期預算約為2000多萬,而2010年的《人在囧途》,投資約為800萬。兩相對照,投資商都覺得《泰囧》預算太高不願接受,拍片計劃因此夭折瞭兩次。最終,陳祉希決定,自己和徐崢、黃渤也出一部分錢,聯合光線影業一同投資《泰囧》。身為投資人,《泰囧》是陳祉希的電影處女作;身為導演,它也是徐崢的第一次嘗試。陳祉希說:“大傢真的都非常盡力,導演把他能調動的關系都調動上瞭,我也把我能使上的資源都使上瞭。”——片末“彩蛋”范冰冰就是徐崢調動來的“關系”。而陳祉希則要解決拍片遇到的大大小小困難,包括爭取政府層面的扶助——泰國旅遊局就是通過官方聯絡上的,並為影片提供瞭200萬泰銖(約合40萬人民幣)的贊助經費。而影片開始的第一場飛機機艙戲,其實是《泰囧》殺青前的最後一幕戲。之所以拖到最後,是因為拍攝模擬機艙不夠大,導演需要真機機艙。陳祉希為此輾轉南航、東航,多番協調方才搞定機艙。最後她還在這出戲裡客串瞭一個空姐的角色。甚至片中“電梯遇人妖”那段,她也替泰國人妖皇後Rose配瞭段中文,效果爆笑非常。不到3000萬的投資,在陳祉希看來,《泰囧》仍然是中小成本片。一般而言,對大片,我們習慣瞭津津樂道天文數字的票房;對小制作,則多數聊聊利潤。但在2012年,《泰囧》將兩者奇跡般地合二為一。表面上,《泰囧》的宣傳並不及大片們的地毯式轟炸,但數字最能說明問題:影片攝制費用約3000萬,而後期宣發花費近2000萬。據《泰囧》出品方、光線影業董事長王長田透露,他們在全國70多個票房最高的城市都安排瞭發行人,每個影院都有專人負責。不僅如此,影片還特地針對傢庭觀眾,在醫院、藥店,乃至全國各地電視臺的民生新聞頻道進行瞭廣泛宣傳。傳說中的末日降臨之際,《泰囧》適時地發出宣傳口號:“與其在傢等死,不如看《泰囧》笑死”。時間、檔期、場次、途徑、內容、目標人群,像一塊魔方的六個面,全都對上瞭。托網絡水軍的“福”,這些年來,普通觀眾對電影營銷也有瞭深刻的概念。有人說,不管影片質量如何,肯砸錢大肆宣發的普遍都賺到瞭錢,而為瞭省點錢沒怎麼做宣發的,往往鎩羽而歸。但影評人“圖賓根木匠”對此並不認同:“電影的營銷和商業營銷一樣,是通盤考慮市場定位、檔期、對手的結果。就像賣iPhone和賣三星或者華強北,方式肯定都不同。”在他看來,投入與產出未必成正比,“無效的東西時間一長必然接受市場的教育”。2012年,除瞭《泰囧》,還有兩部電影也是圖賓根眼中的營銷成功代表作——“一是《白鹿原》,它采取瞭偏向文化的營銷方式,在一些文藝類主流雜志做深度策劃稿,借助書店平臺和文化媒體,重點都放在‘厚重的文化性’上。同時也沒少挖掘商業化的看點,比如暴力、色情,該炒作的一樣不少。而且片方也很重視地域性,在西安安排首映,西北城市宣傳得比較勤。”與《白鹿原》相映成趣的是小成本愛情懸疑劇《二次曝光》,用圖賓根的話來說,“想要被人看到的東西,都重點強調瞭”——女導演李玉、明星有范冰冰、情感、懸疑,包括在淘寶網的道具公益拍賣、新媒體炒作,“各種期待都被強化瞭,尤其針對年輕女觀眾而言”。事實上,小制作也可以有大未來。在戴錦華看來,“小片是良性電影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中國電影一個很大的發展空間。如果及格線以上的小制作電影紛紛缺席的話,中國電影的工業結構遲早會垮掉。”她曾聽到侯孝賢導演對年輕導演說,“如果一部電影沒有大明星、大投資,導演也不知名,一定要在上映之前就大量點映,去吸引觀眾口口相傳,不要怕此舉會影響到你的訴求觀眾。”她表示:“即使在微博時代,口碑的散播仍然需要時間,要給你的電影一個散播口碑的機會。”早在2年前,《人在囧途》上映時,就已經采取瞭類似的方法——片方在12個城市舉行超前看片會,擴大口碑效應。最終《人在囧途》取得瞭將近5000萬的高票房,檔期也長達一個月。而《泰囧》的口碑傳播,其實也可追溯到2年前,《人在囧途》的口碑積累。陳祉希堅信,觀眾齊齊爆發的觀影需求,來源於“囧途”系列品牌的積累,“口碑比宣傳更重要,我總是說:宣發做得好,不如電影拍得好。”隨便看,不代表可以隨便拍對宣發、排片和口碑的依賴,其實也暗示瞭我們這個時代、電影和電影觀眾的問題。天涯影視版版主“本來老六”對此直言不諱:“大部分人看電影的因素僅僅是:到瞭電影,發覺放映的時間合適,就隨便看看吧。”說“決定票房的不是影片的質量,而是排片”。就好像說“決定買某個品牌的泡面不是因為它口味最好,而是超市貨架上它被放在最醒目的位置”。不過,即使是泡面,也要推陳出新:紅燒、麻辣、三鮮、酸菜……輪番上陣耍花腔;即使是泡面,也要保證基礎口味不離譜、不坑爹。《泰囧》就像是在《人在囧途》的原版“面身”上,加蓋瞭一層“冬陰功”新口味。陳祉希將它形容為“升級版”。升級在何處?首先是陣容比以往更強大。徐崢、黃渤和王寶強的“囧神”三人組,都有豐富的喜劇表演經驗,自然率真、各有風格,演員本人形象始終親民。“徐崢是冷幽默,王寶強比較本色,黃渤就特別會演,你看他在《殺生》和在《泰囧》裡的喜劇角色就完全不一樣。”反觀近年來港式喜劇動不動群星雲集,卻不顧明星平時在各種商演和代言中的高貴形象,硬叫他們屈尊降貴來搞怪演出、取悅觀眾,如何能叫人信服?除此之外,在顧小白看來,續作相比前作的進步之處還在於:“《人在囧途》相對而言在制作層面偏電視劇化,但《泰囧》在技術層面的表現就已經很電影化。它最大的優點就是綜合分很高,每個層面都達到70分以上,因此可以成為一個工業標桿式的作品。”而這一點也得到瞭陳祉希的證實:“我們的制作團隊比以往更精良,用到瞭《畫皮2》的美術指導郝藝;《殺生》的攝影師宋曉飛和錄音師董旭,這二位都獲得過金馬獎的提名;動作指導是《見龍卸甲》的陳碩;特效也是行業優秀團隊做的。可以說每一個人都各司其職,都很專業,沒有人是在劇組裡吃幹飯、混日子的。”而其他作品,不是這裡短,就是那裡缺。影評人“阿木”說《血滴子》:“血滴子殺人是朝廷的污點,火槍隊殺人就不是瞭?難道影片講故事的邏輯就是用大污點去遮蓋小污點?片中提到血滴子隻能‘十步以內殺人’,那我就奇怪瞭,片頭那些人是怎麼殺的呢?前後的連貫性一直以來都是被創作者忽視的問題,人物性格前後不統一、故事沒有邏輯聯系,就像車子開著開著,忽然180度調瞭個頭。”被遮蔽與被掩蓋的在為《泰囧》的票房勝利歡呼時,2012年的華語電影,也有它的痛處。當被問及“2012年印象最深的華語片”時,近百部影片列表裡,能再度被人提起的不超過10部:《桃姐》、《賽德克巴萊》、《麥兜當當伴我心》、《神探亨特張》、《一九四二》、《浮城謎事》、《晚秋》、《太極1》、《泰囧》……還有些影評人索性啞口無言,沉思半響,逼問再三,才憋出個《Hello樹先生》或是《鋼的琴》,末瞭還不放心地反問一句:這是2011的吧?——沒錯,都是2011年的電影瞭。藤井樹說,於她而言好電影必須有種能讓人“耿耿於懷”的魅力,“在看完一段時間以後,某個不相幹的時刻,忽然還會有電影的鏡頭在腦中閃過”。《泰囧》的尷尬在於,當高票房營造的魔法時刻過去之後,當明年此時我們再度審視華語電影得失時,它恐怕隻會剩下一個虛淡的影子,能記載入電影史冊的唯有一句“首部票房過10億的華語片”,電影史價值遠遠超過電影價值。而如今,在“唯票房論”的一片喧嘩下,被無情掩蓋的還有它們——首先是《畫皮2》的7億票房。2012年夏天,這也曾是名噪一時的票房奇跡,到現在,已經淪為“沒人記得誰是第二名”。更有趣的是,當提到“票房很高,電影其實不咋地”時,所有影評人幾乎眾口一詞地指向《畫皮2》——與他們不謀而合的還有廣大觀眾。票房高而口碑差,據木雕禪師分析,“這種怪現象恰恰說明中國電影市場發育還不成熟,《畫皮2》除瞭綁架3D之外,毀譽參半,票房反而好,因為它具有話題性。電影市場現在太單一,觀眾沒有太多選擇餘地,如果有足夠多的影片讓觀眾根據口味自主選擇,《畫皮2》的運氣就不會這麼好瞭。”然而,面對地毯式轟炸的電影強勢營銷,國內電影觀眾所處的位置堪比“弱勢群體”,選擇的自主性其實很微小。更何況,有太多觀眾走進影院的唯一目的不過是:減壓、減壓、減壓!在一片娛樂化的渴求聲中,我們幾乎忘記,2012年還曾有一個被冠名為“第六代”的導演群體,紛紛推出自己的新作——《殺生》、《飛越老人院》、《浮城謎事》、《我11》、《白鹿原》、《黃金大劫案》……這些曾經以各自獨到的藝術表達打動過我們的影人,新作中仍然有著顯而易見的個人標記,但結果卻並不十分令人滿意。在戴錦華看來,之所以有這樣的結果,是因為“新作並不能代表他們每個人的最好成績”,無論管虎、張楊、婁燁還是王小帥、王全安、寧浩,紛紛如此。觀眾帶著對他們最好作品的印象去看最新作品,必然產生心理落差。“但你還是可以從新作當中看到每個導演成長的印記和藝術文化的積累。”然而問題是,《泰囧》當前,影人與觀眾紛紛以“超10億俱樂部”為新期待,還有多少人會真正關心哪個導演的成長印記,哪部影片的藝術文化積累呢?或許正如韓松落所說,“超10億票房抬升瞭業界發言平臺的高度。從前講‘破億’,未來就必須是‘破2億’、‘破3億’。電影離不開市場,隻有當市場一路規范之後,形成良好的生態,保證具備一定水準的作品都不會賠錢,才會有更多電影公司願意去投資各種類型的作品。”換言之,被“10億”遮蔽的問題,隻有當更多良性的“10億”層出不窮時,才可能顯山露水,才會有更多的可能性出現。

Tags:
天賦基因,
體重管理,
營養管理,
寨卡,
Zika,
Talent gene,
Progene,
Lab Test,
DNA Test,
Paternity test,
DNA Diagnostic,
DNA Lab,
DNA detection,
DNA pathogen,
Molecular Diagnostic,
Cancer Screening,
Influenza A,
Influenza B,
H1N1,
HBV,
HCV,
HPV,
HIV,
Treponema pallidum,
EBV,
CT,
NG,
CT/NG,
準誠,
基因測試,
親子鑒定,
基因診斷,
血緣關係,
分子生物學,
分子診斷,
分子測試,
遺傳性癌症,
DNA驗證,
親子關係,
甲型流感,
乙型流感,
豬流感,
癌症檢查,
乳癌基因,
卵巢癌基因,
乙型肝炎,
丙型肝炎,
梅毒,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